ㄟ~不知道是不是名言太多了
附上補充包

呂秀蓮:台灣最早的原住民是矮黑人、我都沒有做事,幹嘛罷免我?

蔡啟芳:老師全部都是王八蛋啦!

杜正勝:我們應該躺著看台灣

李傑:國軍本來就應該駝鳥

游錫昆:笨蛋!問題在屁股

陳唐山:新加坡只是鼻屎大的國家、捧中國的LP

汪笨糊:鄉親啊,大聲講出LP係咱的名
 
2003/12/20游錫堃:我是政客

2006/06/17游錫堃:「愛台灣就要支持本土政權」

2003/11/29游錫堃
立院通過的公投法就像是「欲練神功,必先自宮」的葵花寶典

2003/11/25游錫堃:下一代享受下一代還,舉債建設是合理的

2003/12/29游錫堃:太太說我的分數比連戰高

2003/09/25游錫堃:功能上與實務上,國語就是官方語言

2003/04/05游錫堃:防衛性公投,沒有法律也可以做

2003/03/17游錫堃:公投沒什麼好怕

2003/10/31 游錫堃:聽說選舉到了,預算不好過

20060911游錫堃:九九大雨 天助阿扁
20060913游錫堃:「...像這樣的集會遊行,從民主化到現在是家常便飯....」
→既肯定這樣的遊行,又是冷血的風涼話。(以前遊行都是民進黨在搞)

2006/08/12 游錫堃:道德標準是封建時代的觀念
(意思就是現在不是封建時代 所以不能有道德良知 應該要貪要殺要搶要擄要姦才對)


20060812陳水扁:「.....重申堅持台灣主體意識,催生一部新憲法....以台灣名義直接申請加入聯合國」
20060913游錫堃:「有關於像是憲改,台灣要修憲是非常高的門檻....那這一點,美國政府會瞭解,而且也會放心....」
→要美國放心?當場放炮打陳水扁,他也算滿有種的。還是他腦袋不清楚?不知道自己說些什麼?令人匪夷所思
20060913游錫堃:「....民進黨的貪腐只是個案....」

→真猛!準備下重藥了嗎?不斷的在背地裡砍,高招。

20060915游錫堃:「台灣街頭有紅色恐怖 綠色必須發聲」


最後還有一個
扁政府「名言嘉行」錄

國政基金會國家安全組副召集人
陳錫蕃

扁政府上台以來,上至總統,下至各級政務官,乃至民進黨高級黨工,言行每每有驚人之處,足以「流傳後世」。但國人宅心仁厚,且多健忘,唯恐日久失傳,特多方蒐集,以存紀錄。以下係按照時間先後,逐條列出「名言」、「嘉行」如次:

一、「有夢最美,希望相隨」

陳水扁二○○○年總統大選時,提出「有夢最美,希望相隨」的競選口號,這是延續陳在選市長時的標語「快樂、希望、陳水扁」而來,堪稱既有延續意涵,以台語發音尚稱押韻,算是選舉標語中的上乘之作。可是,陳總統就任以來,帶給民眾的卻不是希望,也不是美夢,卻有一半以上的民眾對未來感到悲觀,有六成以上民眾擔心失業,民進黨執政可說是惡夢連連。

二、「選上總統是我運氣,不然你要怎樣?」

陳水扁在剛當選總統之時,確實曾試圖表現出作為國家元首的雍容大度,民眾也回以高比率的支持度。可是這樣的假象,隨著民進黨政府幾次嚴重施政的失敗,遭到在野黨的譴責。陳水扁雍容大度的假像一下就維持不住,陳脫口說出:「選上總統是我運氣,不然你要怎樣?」聽到這話,民眾似乎也就只能認栽四年,但也暗自慶幸,好在總統一屆也只有四年,陳水扁應該會知道,民眾「要怎樣」。

三、「類似中國人」

二○○○ 年十月,唐飛院長甫下臺,由民進黨籍的張俊雄接任。在國家認同與身份認同上,民進黨向來排斥使用中國人,所以在野黨特別喜歡以此問題質詢民進黨官員。張院長在剛上任時,對於這個問題,本來一直想迴避不答,在最後一定要做出回答時,他說他是「類似中國人」的後現代定義。「類似中國人」是什麼?這個答案,相信很多人也不知道。或者,「如夫人」的解釋為「類似老婆」,或許張院長是從此得到靈感。

四、「這又不是要槍斃的事」

二○○ 一年三月,民進黨執政還不滿一年,就爆發黨內高級主管性騷擾女工讀生事件。時任民進黨主席謝長廷,對於此一事件,竟以「這又不是要槍斃的事」回應。言下之意,認為性騷擾只是小事,也難怪此事件,發生之初未獲積極處理,受害者的談話甚至還受到其他高級黨工的偷錄,遭到二次傷害。或許性騷擾事件確實罪不至「槍斃」,但是作為執政黨主席處理這種傷害女性事件的心態,實在讓全國女性難過。

五、「誤闖叢林世界的兔子」

民進黨政府用人唯綠,絲毫不考量專業、資歷,深受民眾所詬病。而其中最戲劇化的,莫過於前經濟部長宗才怡。宗才怡創下兩個第一,國內第一位女性經濟部長,也是政壇有史以來政治壽命最短的部會首長,共擔任四十八天。

宗才怡原本在美國加州一個小城市擔任財務經理(finance manager),辦公室只有四、五個人,後來因為其夫婿陳建隆長期對民進黨的資助,所以宗回到台灣任華航總經理。擅長公關、財務管理的宗才怡,本質並不適合經濟部長一職,在人事異動中,竟一躍成為經濟部長。可是,宗部長無論是在接受立委的質詢或是對記者的發言,絲毫無法展現作為經濟部長應有的素養。所以,宗最後受不了眾人對他能力的質疑,不到兩個月自行請辭。

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宗才怡在辭職聲明中強調「雖有做事熱誠與願景,我卻像一隻誤闖叢林世界的兔子,渾然不知週遭皆是政治陷阱」。 宗部長這隻小白兔,又何嘗知道廣大民眾對於政府用人不當,政策錯誤,造成經濟衰退、失業率高昇的痛苦,自比為小白兔,那廣大的老百姓又是什麼?待宰的羔羊?有能力就出任,沒有能力應該要有勇氣回絕,而不是尸位素餐。

六、「向國際法庭控告WHO」

二○○二年五月,我以「公共衛生實體」爭取加入世界衛生會議(WHA)受挫,且申訴無門,時任衛生署長李明亮和外交部次長高英茂先是以高姿態赴日內瓦,經此挫敗,表示我國未來將會以違反人權為基調,透過法律途徑,將此案訴諸國際法庭。殊不知我國現非聯合國會員國,而國際法庭為聯合國之一部分,且國際法庭亦從不受理此類案例。我自應全力推動參與WHA一案,唯我政府官員不應以此種「狀告WHO」論調誤導國人,貽笑國際。

七、「敬酒不吃,吃罰酒」

對於申請加入世界衛生組織,外交部次長高英茂次長更說,我國申請成為觀察員,是給中共「敬酒」,「若是敬酒不吃,我們也會請他吃罰酒」。既然高英茂真有罰酒給中共吃,為什麼在國際場合尤其是在WHO上我們屢遭中共打壓,高次長怎麼還在藏私呢?後來,高英茂稱所謂罰酒就是不排除台灣以「會員」名義申請加入WHO。彷彿這是我們手中的王牌,像顆核子彈,一丟出世界各國都會就範,可是事實上呢?高英茂能丟就早丟吧!不能丟,也不要欺騙民眾,故弄玄虛。

八、「總統、院長真是洪福齊天」

二○○ 二年春夏之季,台灣又陷入缺水的恐荒,幸而七月中颱風帶來雨水解除旱象,行政院抗旱小組指揮官郭瑤琪一時高興,竟說出「總統、院長真是洪福齊天」。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,竟然還有官員說出這種中國古代皇帝時代的才可能說出來的話,這馬屁也拍得太誇張了吧。照此郭指揮官的邏輯,民進黨政府上台後,碰到百年來的大水災與最高溫,恐怕都是老天對為政者懲罰的結果。

九、「應該用辦喜事的心情來看待諾魯的斷交」

二○○ 二年七月,諾魯宣佈和我斷交與中共建交,陳水扁總統憤而提出「一邊一國論」的主張,又強調統獨公投立法的迫切性與重要性。總統府副秘書長吳釗燮,或許是為了要安撫陳總統之怒,又或許是要掩飾太平,竟然說出「應該用辦喜事的心情來看待諾魯的斷交」。民進黨執政後,我友邦國數字沒有增加反而減少,民進黨政府竟然強作鎮定,將友邦斷交一事硬拗為喜事,那與友邦建交又是什麼事呢?

十、「如果副總統出訪,我把頭剁下來」

民進黨執政三年多來,外交場合上的表現令人不敢認同,但是他們幕僚的驚人之言,與甘為丑角的精神,倒是非常令人驚佩。

呂副總統在二○○二年八月準備前往印尼進行闖關外交前,對於媒體一直處於保密的態度。副總統辦公室有重要幕僚甚至信誓旦旦說,「如果副總統出訪,我把頭剁下來」。總統府公共事務室主任黃志芳則是數度表示:「呂副總統在短期內沒有出訪計畫,如果副總統真的出訪,那我豈不是信用掃地?還有誰會相信我的話?」

其實,黃主任該擔心的不是他自己,而是該擔心以後還有誰會相信政府?保密的方式有很多種,應對也可以巧妙保持誠實,又不洩密,但政府官員不應欺騙、說謊,因為丟的可是國家的臉。

十一、「不戰而屈人之兵」

呂副總統在二○○二年八月份,以「闖關外交」之姿,出訪印尼,雖然期間曾遭到些許的不尊重,但最終見到了印尼政府的兩位部長與部分在野黨的國會議員,也算是小有成就。呂副總統向以民進黨外交方面的謀士自居,因此她八月份之行,其實是為了同年十二月份的陳總統赴印尼訪問打頭陣。結果,陳總統出訪消息曝光,據呂副總統稱,印尼國內為此爭論不休,竟得意認為這是「不戰而屈人之兵」,尚未出訪就已達到國際宣傳效果云云。只是此劇,最後以印尼政府發表「印尼將永遠不會歡迎台灣的總統到訪」草草收場。「不戰而屈人之兵」係「孫子兵法」名言,從此在我國多一新解,孫子地下有知,不知作何感想。

十二、」Say no to the UN」

扁政府外交尚有一項獨創之舉,相形之下,較未受到社會應有之注意。那就是,呂秀蓮副總統公開宣稱我們努力爭取重返聯合國,已十年於茲,台灣的知名度業得到相當的提昇,訴求也讓各國普遍瞭解。既然年年碰壁,她主張現在應該」Say no to the UN」,反正很多國家加入聯合國,並不需要申請,而是由聯合國主動邀請,所以我們可以停止申請加入聯合國的活動,而靜待聯合國向我提出邀請,云云。此一新招,可說令人啼笑皆非,而且此一說法的邏輯更是連小學生都不如。而其後果是,以後我們外交人員在努力爭取加入聯合國時,對方只要回說,你們副總統也反對加入,那我們政府應如何回應呢?這個政策還要推行嗎?

十三、「國旗不等同國家」

二○○二年十一月,繼總統府國策顧問金美齡表示看到國旗「很倒胃口」,時任總統府秘書長的陳師孟在回答立委質詢時,表示「國旗不等同於國家」,所以對國旗的污衊,不等同於對國家的污衊。倘若「國旗」不過就是一面旗子,刑法第160 條關於污辱國旗之處罰,也應廢止了。國旗、國徽本來就是國家的象徵,歷史上戰時軍人為了護旗犧牲性命的故事,屢見不鮮。任意污辱這些像徵,正是等於污辱我們的國家。陳師孟貴為總統府秘書長卻無此認知,實在令人浩嘆。後來陳師孟在監察院約談時,回以比喻「如果李遠哲代表陳總統出席亞太經合會(APEC),那麼李遠哲在會中被汙辱,是否代表陳總統被汙辱?」其實大家都知道,駐外使節在外,就是代表國家,不容污衊,甚有使節受辱引發戰爭的例子,即為明證。何況國旗更是國家的象徵(symbol),其重要性猶超過使節或代表。

十四、「外交部發言人談話不代表外交部立場」

二○○ 三年三月,有記者在外交部記者會上詢問,我國是否支持美國對伊拉克的最後通牒及軍事行動?外交部發言人石瑞琦公開回答表示,「我們希望海珊在四十八小時內自行離開伊拉克,以避免戰爭」。隔日外交部長簡又新在面對立委質問時,竟表示外交部發言人的談話「不代表外交部立場」。發言人的「四十八小時離境」以及「發言人的談話竟不代表外交部立場」真可謂「交相呼應」,令人啼笑皆非。我國並非美國與伊拉克戰爭的參戰國,卻要求伊拉克總統限時離境,不僅極為不妥,更有引致戰爭的危險。至於外交部發言人的發言,不代表外交部,更是因推諉卸責,而隨便敷衍。外交部發言人的正式公開談話不代表外交部,那發言人的談話代表誰呢?

十五、新聞局長作出十三次「槍斃」手勢

二○○ 三年四月,時任新聞局長的葉國興,在立法院備詢準備休息時,突然對著二樓的記者席連續比出十三次「槍斃」的手勢,讓透過電視轉播的全國民眾嚇了一大跳,我們政府官員的民主素養竟然如此低落。事後,葉國興解釋,只是覺得攝影記者很辛苦,這種手勢是表示「非常親切」。以槍斃人的姿勢,表示對對方親切,這種「肢體動作」,葉國興實在太有想像力了。行政院發言人為其緩頰說,葉小時後頑皮,故有此舉動,解釋得荒謬絕倫,尤其可笑。

十六、「沒有公投法,也可公投」

二○○ 三年七月,陳水扁總統在宴請民進黨籍立委時,表示公投的法源依據就是憲法,「沒有公投法也可以公投」。陳總統是律師出身,對於憲法規範應十分清楚,我們憲法第一百三十六條早已規定創製、複決兩權行使由法律定之。憲法明定如此,陳總統竟可以說出無須「公投法」也可以公投,那麼公投成立的條件、發起者、相對多數或絕對多數、投票率是否要有門檻等等,倘若這些都以行政命令定之,不經國會的協商討論,而是由行政機關任意操弄,根本是知法犯法,陷社會於紛亂之中。

十七、「大學教育是投資,要先作財務規劃」

高學費問題、教改問題似乎已成為台灣民眾心中的痛。二○○三年七月,陳總統在「阿扁總統電子報」中,竟然將政府的責任,硬拗回給民眾自己,說「大學教育是投資,要先做財務規劃」。陳總統從三級貧戶之子,如今貴為一國總統,「積架之父」,就完全與民眾脫離,這與「何不食肉糜」的名句,堪稱古今輝映。

十八、故宮文物赴德展出,不要「敝帚自珍」

二○○三年七月,故宮文物赴德展出,總統夫人吳淑珍隨行訪歐,展開「珍藏台灣.文化睦誼之旅」。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批評此行是「以故宮文物買德國入場券」,此一評論引起不同看法,但是陳水扁總統不認同宋楚瑜的說法時以「凡是存有『敝帚自珍』的觀念,都會阻礙進步發展…」、「以『敝帚自珍』這種狹隘的心態來看待這次文化的交流…」做出回應,措詞卻是肯定有誤的。故宮文物怎麼可以類比為「敝帚」呢?如果這是無心之錯,只能突顯國文程度太差,尤其出自國家元首之口;如果這是刻意貶抑所謂的「中國文物」,既然破掃把一個,德國又怎會大費周章,邀我們去展覽呢?

十九、有這麼嚴重嗎?

陳總統提出明年總統大選要以「一邊一國」為主軸,此語一出,立刻引起輿論的反彈,陳總統還是以意識型態為主軸,絲毫不願正視台灣經濟的問題。

在野黨希望陳總統能將關懷轉移到民生、經濟問題上,所以說,「一邊一國」是民進黨執政後,造成「窮人一國、財團一國」。陳總統的回答,又回到他選市長時期的名言:「有這麼嚴重嗎?」

現在臺灣前百分之十的有錢人與最沒有錢的百分之十,目前收入差距六十一倍。全台灣有五十多萬人失業,受失業波及的人數高達二百萬人;全台灣有一百三十六萬家庭舉債過日。凡此種種,陳總統的幽默,「有這麼嚴重嗎?」聽在民眾的耳中,真是十分刺耳。或許陳總統作為「積架之父」,不知民間疾苦已經很久了。

二十、「殺豬文化,涉及賄選」

二○○ 三年七月,花蓮縣長補選,選情在最後衝刺階段,法務部長陳定南在花蓮巡視時表示,原住民殺豬文化是惡質文化,並涉及賄選。原住民殺豬祭祖靈是文化的一部份,陳部長以漢人本位主義,不尊重原住民的傳統文化,指責為惡質文化,是根本藐視原住民。花蓮縣長補選,民進黨失敗,其來有自。

二十一、「花蓮人缺乏民主素養」

二○○ 三年八月,四度參選的花蓮縣長候選人遊盈隆在敗選聲明時表示敗選原因在於「主張公共政策的選戰,敵不過泛藍意識形態的操作」。在民主政治中,選舉勝敗本是最正常不過的事,可是從未有候選人敗選後,發表責怪民眾的聲明,游盈隆之前失敗時,就曾說過他的失敗是因為花蓮人「缺乏民主素養」。游此次敗選聲明,卻是責備選民是被意識形態所引導,不夠聰明,看不到他所推出的公共政策。可是就算我們退一步,來看游盈隆的公共政策,卻是被檢方視為買票的「頭目津貼」,這真的是「理性」的公共政策嗎?

二十二、「匪夷所思,難以接受」

此次花蓮補選,民進黨副祕書長李進勇宣佈將發給原住民部落頭目津貼,因涉嫌賄選,遭到花蓮縣地檢署傳喚他到庭說明。李曾任法官,也是公眾人物,竟公開表示「匪夷所思、難以接受」,不願意出庭。雖然,最後在眾多壓力下仍然出庭,但倘往後犯法之人皆以「匪夷所思,難以接受」為由,社會還有秩序嗎?

二十三、「我們不抱美國的大腿行嗎?」

總統府秘書長邱義仁在凱達格蘭學院的女性領導人研究班致詞時,對於台灣目前的處境,似乎語帶雙關的說「我們不抱美國的大腿行嗎?」他認為面對現實,我們需要美國來協助處理台海的問題。

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,一個主權國家最重要的就是自主與自尊,國家外交應該以台灣人民最大利益為考量,而憑藉的最重要是自己的力量,而不是抱別人大腿就可以獲得自保與安全的。


N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